主頁

2017年2月3日

猩猩的悲哀

在非洲烏干達的山區中,在叢山樹林中,尚有約七百隻的猩猩。但牠們的生存空間愈來愈少,因為牠們居住的山都被附近的城市包圍着。不過現在這山列為國家公園,有專業的科學家研究保護,今天的生存應是很安全的。
這七百隻的猩猩分為幾個家族,有些族群是敵對的,常為食物地盤引起打鬥,猩猩也和人一樣,家家有本難念的經。舉個例來說,有一個家庭,父猩、母猩、一隻小孩猩。有一天,小猩跳躍時,給樹枝拉破了肚子,肚腸也流出來了,剛巧有科學家在研究拍照,立刻把牠救下,送往醫療中心,經縫針後,仍送回牠父母處。但不知為何,牠母親已投奔到敵對猩猩的族群處,棄受傷兒子不顧,只有牠悲傷的父親單獨照顧牠。另有一個母子單親家庭,母猩當然盡力照顧小猩,但有一次外族猩猩入侵,母猩在戰鬥中死了,留下小猩成為孤兒。這種情況很多,與人的社會一樣。
十年前,日本東京上野動物園有一隻巨大猩猩,牠站立起來,有十幾呎高,像電影中的金剛一樣,牠住在一間水泥石屋中,空無一物。晚上在地上睡覺,屋外有一塊水泥空地。白天牠在外面站立着或坐着曬太陽,看牠表情已無憤怒,只有一片無奈、無助、孤獨、孤身,面對一片茫茫的將來。牠可能在回想過去,在森林的歲月,與家人歡樂同聚的情景。但一切已成過去,牠現在是人類的囚犯,直至老死。
我們人類也有像動物園猩猩的同樣情況發生。在中國古時
,某一個朝代,皇帝死了,權力到了首相手中。這時皇后生下了皇帝的遺腹子,但首相將這嬰兒搶走,關在一間房屋中,由奶媽餵奶,但不准與小孩說話。後來小孩子大了,自己能穿衣服吃飯,奶媽也離開了,只有小孩一個人被關在房中,除有人送飯,什麼人也見不到。這個小孩子到了十歲,仍不會說話,因無人對他說話,不知外邊世界,變成了一個白痴中的白痴,結局如何,歷史沒有記載。